恩施富硒茶
当前位置:首页 > 茶叶知识 > 正文

恩施玉露的前世今生

不知道是一种什么灵感,有人为这片树叶花生的精灵命名为“玉露”,颇具神来之意。闭眼思来,似乎再也找不出比这更有诗意、优雅的词了。

宋秦观词云:金凤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家无数。“玉露”之名,在这里实现了历史与现实的相逢,美好地神话人间,氤氲这仙居恩施。

翻开史籍,我们从泛黄的书页中找到了“恩施玉露”的身世来历。在芭蕉黄连溪的清风流水间开始生产一段关于茶的传奇。虽然语焉不详,可又抛出一点断断续续的记忆,更显神秘和悠久。其实这种模模糊糊的状态最好,就像隔着帘子欣赏旗袍美女。

恩施玉露就从这种传说中出生,又兼有山水清音,吸天地灵气,自然有卓然而立之态,就像“恩施玉露”在山泉的沐浴下,在玻璃杯中就羽然化仙的身姿。一出世,便不凡。

见之与清康熙年的史籍记载中,恩施玉露的诞生伴随着一段茶文化的复活,那是唐人陆羽在《茶经》中的记述。陆羽这一行动,为茶确立了一个时间和地理的坐标,自己也成为一个文化的坐标。其中记载的“蒸青工艺”,是仙人的智慧结晶,是茶叶永葆青春的独家秘方,更是茶叶作为一片树叶在时光的长河中浸泡出的巅峰味觉。

千百年之后的我,穿行在恩施玉露的淡淡绿痕中,不知道芭蕉茶商是按照《茶经》的提示还是自己在山水间悟出的灵光闪现,反正这一箩筐茶叶,带着清风、露水及云雾的鲜叶,他突发奇想地倾入甑中。甑下是水,在高温下羽化为气体,透过茶叶的每一个细胞,在里面旋转、升腾、沉淀。茶叶似乎在蒸汽中沐浴,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,飘飘浮浮。嫩绿的外衣丝毫未变,而体内的乾坤已经四体通达。和其他茶叶在火上铁锅中翻炒不同,恩施玉露以这样一种“仙气沐浴”的“杀青”方式,定格自己的青春。把一个带着生命特征的“绿”字绵延到生命尽头。茶绿,汤绿,叶底绿,恩施玉露坚持带着生命的这种原色,战斗而奉献到最后一息。

我曾细细观察杯中的玉露,入水后在平静中逐渐舒展,散发着绿色,也散发着所有蕴藏在体内的能量与香气,不改其色,不堕其志。而入口后,游走唇齿间,淡雅轻柔,回味悠长,清冽甘醇。尤其那一抹透着活力和雅意的绿色,让整个过程变得诗意盎然,变成永不消失的生态回忆。

吊脚楼下,世代为山所困的农人展开笑容。这片树叶,满目青山就是一座巨大的金山银山,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,助力扶贫,维护生态。恩施玉露的前世到今生,在历史不经意间,实现一次华丽的转身,一次关于青春的诗意复活。有没的弧线,就像恩施玉露在山泉中平静的翻转腾挪,无声无息却动人心魄的绽放。紧圆、挺直、绿色、亮泽的风雅身姿恰是土家妹子在茶园中徐行的背影。

恩施之地,云雾大山环绕,似一巨大茶杯。时光如水,万物尽皆浸泡期间,与恩施玉露一起在时光中梭巡的,还有思索着、奔走着、劳作着的绵延不绝的乡亲。如玉露茶,回甘自历史深处起,又绵延到奔涌的未来。

我来说两句

评论头像